搜索>>
   首页 >> 党员风采
心系国家 回报人民
——记身边的榜样:农工党党员黄怀清
中国农工民主党重庆市委员会
2018-03-29 16:31:36

一直听说黄老的事迹,却无缘得见,第一次要见到黄怀清老先生之前,我着实比较忐忑。“全国拥军模范”、“国务院侨办特聘国画家”、“中国当代艺术家协会副主席”……要面对这一连串闪耀的头衔,这位加入中国农工民主党30余年、我们身边的榜样,让我既好奇、又敬畏、又期待。

车行至巴南区鱼洞街道一处半坡上之上的“重庆市巴南区渝州书画院”,门口的一位大爷笑着为我打开了大门。在庭院中站立停当,仔细打量了一下这个略显简陋的书画院,干净、整洁,植物摆放有序,刚才开门的大爷向我走来,仔细一看,原来是黄老,一件洗得有些掉色的红色短袖T恤,一条军绿色长裤,让我误会他是传达室的老大爷,我赶紧迎了上去。这时,黄老的夫人刘世玉女士也走了过来,她看出了我的尴尬:“他平时就爱这样穿,到了下午,还要带上执勤的红袖笼,到鱼洞街上去治安巡逻,到那个时候,别说你,就连平时很多相熟的人都认不出他来。”

一张粮票一生拥军情

走进画室,黄老的国画作品挂满了四壁,有花鸟虫鱼、有猛虎雄鹰,当然,更多的就是他最拿手的——葡萄,而在所有画作的中间,是一张原军委副主席张震的题词:“艺海之冠、军人之友”。我们的话题,也就从黄老的拥军情怀开始。“解放后,那场百年难遇的自然灾害。”黄老双眼微微眯着,思绪回到了很久以前,“我们家也揭不开锅了。但有一天,母亲在河边挑水遇到下乡访贫问苦的解放军干部,彻底改变了我的一生。”原来,那位解放军干部在了解到黄怀清家的困难后,很快就送来了一张盖有“北碚粮站”印章的120斤粮票,正是凭着这120斤“救命”大米,母亲半粮半菜让全家精打细算度过了那个困难的年代。

父母还在世的时候,经常都会在茶余饭后对黄怀清几兄妹回忆这段历史,让他们牢记解放军的恩情。“没有党,没有解放军,就没有我黄怀清的今天!”黄老特地解释说,这里说的“党”,既是中国共产党、又是中国农工民主党。这是黄老和我聊天时,不时会从心里感叹出的话,爱国拥军的情怀,就在那时开始植根发芽。

四上老山画遍四方军营

“解放前,父亲在家乡北碚小有名气,是画菩萨的,民间技法那种,我也就喜欢拿着他的画笔画,在村里,看见什么画什么,从瓜果到鸡鸭,乡亲们都说很像,我就更喜欢画画了。”黄怀清后来师从国画大师苏葆桢,得其真传,画技日臻成熟,特别是画葡萄,有着自己的独特风格,是圈子内人尽皆知的“黄葡萄”。

谈及自己的艺术成长之路,黄老反复感慨着一句话:“是共产党和人民政府保送我上的大学,我是靠助学金完成的学业,没有共产党和人民政府,就没有今天的黄怀清。”也就是这份铭刻在心的情怀,让黄怀清成名之后,并没有坦然享受生活,而是用自己的画笔,在艺术、人生的道路上,迈向一个更高、更可敬的目标。

1986年,在校教书的黄怀清夫妇,自费前往战火纷飞的南疆前线慰问子弟兵,老山、者阴山、八里河东山、船头、拉拉口……夫妇俩一一踏遍,不仅送出了自己的画作,还在猫耳洞里现场为战士画画。“前前后后,一共去了四次,最危险的百米生死线都去过。”黄老似乎忽然回到了那个战火纷飞的年代,声音一下子激昂起来,“前线的环境恶劣,闷热潮湿,地上全是水,人只能蜷缩在猫耳洞里,战士们苦,我们看到心里也苦,所以就只能尽我所能,给他们画画,送给他们,让他们在前线枯燥的生活里,有些看的。”“我们还把身上的钱,吃的东西都留给了战地医院的战士们。”老伴在旁边补充说,“看着他们,我总感觉像看自己的孩子,心疼他们。老黄有时候一激动,直接找张桌子就开始画,最多的时候,一天画了50多张。老黄还经常在帐篷里、在猫耳洞里,手把手教战士们画画,他说,要让他们有一技之长,战争结束过后,至少多了一门谋生的技能。”四上前线,黄怀清送出去的画,有1000多幅。

从那之后的20多年里,黄怀清夫妇带着他们的画笔,自费到全国各地的军营里慰问子弟兵,不仅赠送画作,还开班传授画技。“一共开了100期培训班,学生上万,不少将军和校官都是我的学生。”黄老笑着说,“去南海舰队那次,我画了24个小时,一共画了40张,完全忘记了时间,也是创记录了。”黄怀清还自设拥军月,每逢八一,他就和夫人带上儿孙,背上画具,坐火车、乘汽车,去部队拥军画画,慰问战士,足迹踏遍全国东南西北数十座军营、哨所。20多年来,他送给子弟兵的画作上千幅,市值超过千万。

一身正气一片爱心回报社会

黄怀清生活节俭,走在大街上,就一平凡老头子形象。“但是,他这人很正气,看不惯社会上一些不好的习惯和风气。”老伴很自豪地表扬起自己的老头子,“他看到小偷小摸、看到有人排队加塞,他都要站出去教育人家。别看他个子不大,还敢和别人干架。”黄怀清回忆说,有一次他在魁星楼坐公交车,排队有人加塞,司机提醒加塞的人去排队,那人就去拖公交车方向盘,他就主动站出来和那人干了起来,和公交司机一起把那人扭住,直到警察来。

“我虽然没有当过兵,但长期在军营,长期和战士们在一起,我也有解放军战士的气质哦。”黄老笑着和我说,“所以,平时我就以战士的标准要求自己的言行,看不来歪门邪道,所以,年轻的时候,没有少管闲事。但是,如果排队的时候看到有解放军,我就会喊:‘兵哥哥,到这里来。’把我的位置让给他,我去后面重排。”

“我一直都给娃儿们说,没有共产党、农工民主党的培养,没有人民军队的支持,就没有我黄怀清的今天,我要拥护共产党、拥护解放军到白头,我要用我所能,去回报社会,我要我的学生和子孙,也把这个精神代代传承。”1993年8月,黄怀清将正在展览的20幅国画精品赠送给了遭受重大泥石流灾害的大理州政府;1996年2月3日,云南丽江发生大地震,他又专程从重庆赶到昆明,将价值20余万元的40幅画作捐献到云南救灾办;2008年“5.12”汶川大地震发生后,72岁高龄的他很焦心灾区群众,吃不好、睡不好,多次到巴南区、渝中区政协捐款,还不分白天黑夜的画画,捐赠价值60余万元的作品,委托巴南区政协转交给参与抗震救灾的子弟兵。

最后,我还忍不住我的好奇,问黄老:“为什么会选择主攻画葡萄?”黄老笑得像孩子一样调皮:“我才在苏葆桢门下拜师的时候,觉得葡萄是圆的,容易画,就决定朝那个方向走。还有,苏老师最有名的就是画葡萄的技法,我是他徒弟,当然要把这,发扬光大咯!”

畅聊许久,不知道为什么,我的心里感觉热血沸腾,黄老那质朴、高尚、执着的情怀不知不觉地感染着我,即使已经离开了他的画舍,这种激动依然在脑海里澎湃。临走时,黄老语重心长地跟我说:“共产党、解放军给了我生命,农工民主党给了我目标,农工党巴南区委对我照顾有加。小李啊,你是我们的年轻党员,一定要相信共产党,相信农工党,做一个有良心的中国人,好好回报社会。”有这样的老党员,有这样的榜样,我忽然觉得内心的方向更加坚定,也更加充满了力量。

黄怀清同志在农工党中央画院举办“祖国颂”书画展发言

 (作者:李治 沙坪坝区市政行政执法支队三大队副大队长 农工党巴南区委党员)

 

 

[现有349人访问]  【收藏】  [打印]  [关闭]
版权所有:中国农工民主党重庆市委员会
地址:重庆市江北区北滨一路359号(市教委旁)3楼  邮编:400020  联系电话:023-67528209  传真:023-67749513
渝ICP备09051794号

渝公网安备 50010302000588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