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索>>
   首页 >> 社会服务
牵挂
--走近“失独”家庭
中国农工民主党重庆市委员会
2018-03-05 17:53:57

去年我和朱毅、李勇在开政协会期间代表新兴支部对接了本支部帮扶的“失独家庭”,与其说帮扶,不如说多了一份牵挂。对没有子女的家庭来说,孤独莫过于年关,故今年特地安排在接近年关前去给二老拜年。

二老独子原在电视台工作,十几年前因车祸去世。叔叔曾在空军某部服役,阿姨是从事医学检验的。去年第一次去看望他们时还有些不接受。因为儿子走后,他们已习惯过安静的生活,不想过多被关注,也不想给别人添麻烦。经交流二老同意我们到她家,在介绍组织的心意以及我们仨各自的情况后,二老接纳了组织的心意,也接纳了我们。二老认为我们从农村出来,能在城里有一番事业,很不容易。年轻人恁个忙,还不忘关心他们,说我们是善良人。

由于时间不将就,计划这次同去看望二老的同志没能赶到重庆,我代表支部去拜望。到她家时,阿姨能清楚说出朱毅、李勇的名字和工作,还问了他们的近况。还特别说朱毅身材好些,小勇太胖,说我比去年长胖了些……反复叮嘱我们注意身体、注意身体。这次我代表支部给二老送了一个红包,二老初始不愿意接纳,说他们都有退休工资,生活都过得去,叫我拿回去帮助更需要帮助的人。临近中午,二老还盛情安排团了个年,我们开心地烫了一顿火锅。

席间,与二老谈得更多的是他们年轻时的经历,我还说了一些让他们开心的段子。二老对社会和政府没有任何抱怨,更没提及任何要求。常把“你们这样忙,还要安排时间去看望他们,太麻烦了”挂在嘴边。对善良的二老,除了感动还是感动。更为感动的是,二老以为我没成家,说给我介绍个女朋友。我瞬间被感动得十分“无辜”和百分的傲骄……我回应二老,心意我领了,可政策不允许,即使政策允许,老婆和十七岁的女儿也不同意呀。二老开心打起了哈哈……

相聚虽短暂,二老很开心。为尊重二老,在此不便披露二老姓名,更不留下任何照片,记下的唯有牵挂。

(供稿人:王小平,沙坪坝区区委委员,重庆鼎圣律师事务所执行主任)

[现有874人访问]  【收藏】  [打印]  [关闭]
版权所有:中国农工民主党重庆市委员会
地址:重庆市江北区北滨一路359号(市教委旁)3楼  邮编:400020  联系电话:023-67528209  传真:023-67749513
渝ICP备09051794号

渝公网安备 50010302000588号